三月十一日❗❗求同存异❗❗保持清醒

白桃月亮:

⚠️看文先截屏,且看且珍惜。❗❗



⚠️补档在首页以及各篇文章评论区,挂了私我。



⚠️正文在评论区,转载随意。

你分手了。

他追了你半年,而你和他在一起玩觉得很轻松,很快乐,于是你想,你们试试吧。

他对你很好很好,记得你们的每一个纪念日,记得你们之间发生的所有有意义的事,你生病时他惦记着你的身体,规劝你的饮食,你难过时他想方设法的逗你开心。

本来,一切都很美好。

可他有点敏感,猜测你的心思,总是会误解你。

他有时会生气,你知道那是因为他在乎你,你向他解释,然后重归于好。

一次,两次。

直到有一天,你终于厌倦了,你心冷了,你不再喜欢他了。

可你不想分开,你明白以后可能不会有这么喜欢,在乎你的人,你不舍得,而他早已成为习惯。

你想尝试,你想回到当初的那种感觉。

你试着对他微笑,逗他玩,你...

说来好笑。

连续做了几天的梦,梦里独处黑暗的村庄,被一群不明生物追着跑,跑啊跑,情景一转,突然撞开一扇门,橙色的烛光划开墨一样的黑暗映在脸上,时间被无限延长了,老爸站在屋内离烛光最近的地方向我傻笑,后面怪物的声音渐渐逼近,我却突然觉得安心。

虽说是肉麻了些,可的确让我想起小时候怕黑,怕雷,或是别的什么东西时,往老爸的怀里一钻,恐惧和不安便都会如潮水般褪去,然后安安稳稳的陷入梦乡。

我与老爸都是不善沟通的人。相对时,聊的也无非是生活琐事,甚至大部分时间都在争吵。可也觉得安心。

慵懒,散漫,叛逆,这些都可以用来形容我。外界的纷纷扰扰总在和我本性中隐含的懒惰斗争着,总想放弃,却又不甘沉沦,有什么东西隐藏在心...

Horror(惊悚)

    刘某穿了超短裙,画了个烟熏妆大红脸蛋。

Romance(浪漫)

    薛某过生日。

    张某和(xiong)颜(shen)悦(e)色(sha)地向牛某借了她和闺蜜的情侣戒指。

    在烛光中向薛某跪下求婚。

Tragedy(悲剧)

    刘某的白鞋又脏了。

    人间悲剧。(✘

Adventure(冒险)

    牛某试图借走刘某一瓶娃哈哈。

  ...

   栖息


  偃师谢衣和他的师尊沈夜之间的情路真可谓磕磕绊绊。

  背叛,逃离,伤害,隔阂太深,以致他们相见既是苦涩。

  直到几年前尘埃落定,谢衣拼死于废城救下了沈夜,两人又几经波折终得冰释前嫌,之后搬到净水湖居住。

  这日子才能在两人甜甜蜜蜜腻腻歪歪中翩然度过。

  乐无异闻人羽之后来看过他们几次,惊异于谢衣眼中的柔情和沈夜偶然间露出的笑容。

  百年杀手的冷酷淡去,生来背负的沉重消逝。...


提前的七夕贺文。。。

这个,没啥说的,上文。。。。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一)

  谢衣在外修理了一天的偃甲,终于在落日后归家。

  天阶夜色凉如水,路两旁虫鸣鸟叫一应一和,树木花草掩映在朦胧的月光之中,好一个人间美景。

  然而谢衣却无暇欣赏这些,他只想尽快回家,好见上那思念一整天的人,一吐心中情意。

  谢衣本不是这般感性的人,然而今日却有些特殊,这几日忙昏了头,晨起时尚未察觉,在小城里看到男男女女表白之景,才明白今日乃是...

微小说梗。。。

今天忽然来了写文的动力。。。

这是最后一弹~:-D

傻白甜~不要犹豫地戳进来吧~

三谢沈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Horror(惊悚)

谢衣,谢偃,初七带着各式蔬菜进了厨房。

Romance(浪漫)

破军祭祀在寂静之间忙活了一天之后。

流月城人发现,自家神树矩木有一大片枝叶被修剪出了“师尊”二字。

Tragedy(悲剧)

初七当着主人的面对着一位姑娘笑了一下。

沈夜面无表情。

当夜,傀儡被命令睡在了矩木上。

砺罂对着他呵呵了一整晚(?

Adventure(冒险)

初七,谢衣,谢偃三人通过猜拳决定今晚谁和主人(师尊)睡(。。。)

谢偃输了。...

所谓吃(ノ゚▽゚)ノ

烈山算得上是一个神奇的民族。

烈山祖先因自愿协助女娲修补穹天,迁入流月城,这城中长有神植矩木,整座城因此可悬于九天之上,但又因地处九天,流月城气候苦寒,不宜种植,神农神上感烈山襄助有功,便在矩木中滴入一滴神血,烈山部人从此可依靠神血之力不饮不食而活。

然而,虽只需餐风饮露,但若日常生活中没了美食,这日子便要枯燥许多。不需忙碌于田耕之中给流月城民省下了许多时间,因此,除了节日时的祭祀,研究美食,品尝美食便成了他们的一大爱好。

在这全民爱吃的风气里,唯有寥寥几人对此兴致缺缺。沈夜——流月城大祭司,便是这其中之一。

无奈,身为大祭司,需要处理的事物实在太多,沈夜有时甚至几天不合眼来批示文件,...

所谓。。。额。。。我不知道:-D

沈夜第一次下界寻找谢偃时,正值人间庙会。街市上人来人往,贸易繁华,建筑挂上了花灯,刷上了红色,此起彼伏的鞭炮声,叫卖声,说笑声充斥耳旁,又有耍龙,高跷等活动,比之苦寒寂静的流月有了太多生气。饶是淡漠的大祭司,也不禁眼前一亮。

想起正在流月坐镇的瞳,觉得短时间内自家小摊应该不会倒闭,沈夜袖袍一甩,悠然自得地逛起街市来。

这下界之物当真五花八门,沈夜的目光一一略过,猛然停留在街边小桌放置的一个白白的饼上。

那吃食构造简单,细细看来不过是饼中间加了一些肉末,初时并无特别,但就在沈夜瞥了一眼,将要离开时,一人手持长勺,将一些深褐色的汤汁浇于肉沫之上。

沈夜的脚步顿住了。

只闻到那汤汁一浸,原...

© br荼蘼 | Powered by LOFTER